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回憶自己的童年時光

回憶童年

回憶自己的童年時光

更新時間:2019-12-21 12:03 手機版

回憶自己的童年時光

  深惡痛絕的拖延癥硬是讓我把這篇“至少三千字”的文章留到今夜才動筆。

  在我眼中,接下來的文字不過是自我反省罷了,但,就像人們都知道的那樣,在所有的文章中,唯諸如“回憶錄”“躬省書”最為難寫。不像幼時寫作那樣,有題目可分析,有固定格式可遵循。這樣想來,這近在眼前的任務似乎還真不太好辦。

  讓就讓我見見你吧,我的童年時光。

  陽春盈盈,朝露未晞,梓澤丘墟,盛筵未嘗。

  小時候的那段鄉村時光應該是這么長時間以來,頗值得回味的了。農村的空氣中總是夾雜著質樸的無一絲奇特的氣味,雷同的房舍,在相同的時間升起炊煙裊裊。和小伙伴們從不遠處的學校跑回,一路嘻嘻鬧鬧,每家門前都會有七八棵年齡比自己還大的楊柳,每當春風拂過,便有萬千柳絮飛舞,粘在每一個小伙伴的頭上,回到家總有準備好的粗糧美味,蘸著自家制的豆豉醬,就著爆炒過的咸菜,可以吃上滿滿的兩大碗白米飯......

  美好的事物總是不那么長久,難免使人心生遺憾,不過,每當憶起當時,總有一番別樣滋味在心頭!

  望著窗外,確實無景可觀,對于一個學園林的人來說,又不免感嘆起來,我為什么要遠離家鄉,到一個窗外無景的地方來求學?

  不由得想起故鄉的月亮,如柳如眉,難道長大些,就是要離家千萬里么?“悟已往之不鑒,知來者之可追”。幼年之匆匆,使現在的我稍有膽怯,生怕眼下時光會在不經意間離我而去。

  現在的日子,是亟需憂患意識的歲月。時常會想,此時此刻,另一人在另一地會做些什么,頗有“天涯共此時”的意境,最怕的還不是不知做什么,而是安靜不下來,去年秋天的味道仍回味的起來,那是真摯的深沉的韻味,同時帶有收獲和遺憾的秋。

  而春天,往往最容易引發人們對故人的思念,無論他們離我們有多遠。甚至從未謀面!此時,關外的春已占領了整個沈城,處處花開爛漫,姹紫嫣紅,即便是這樣的黑夜也無法阻攔四溢花香的腳步,我時常會有意識的把傍晚獻給這別樣的春,就像我心中的那么一群英雄總是愿意把生命獻給民族一樣。也許是在夜里的緣故,無法看清他們,那就讓我為他們點上一盞燈吧,一則讓我們仔細看看他們,二則也讓他們看看我們這樣的一幫青年們。

  我是個生活在安逸日子中的小伙,猶記孟子言“生于憂患,死于安樂”,當初所謂的英雄們在憂患年代創世之偉績,為后世所景仰。然而,和平歲月之洪流沖刷了艱苦年代所養成的憂患意識,使我們失去了面對苦難的勇氣和精神!在我看來,當下,我和我的同齡人們,需要物質財富,但更需要敢為敢面對的精神!“沖鋒陷陣”尚不需要我們,但“家國情懷”的熱血萬不可冷卻。我們從不缺少資源,少的是一顆赤子心和難得純粹干凈的思想以及培養博大情懷的目光。

  我們無法避免困難的出現,但我們絕對有權利去選擇!面對或退卻?可惜的是,我們中的大多數往往都放棄了這個權利,任由困苦踐踏我們少有的尊嚴!此為不恥!

  我絕對毫無保留地向往那孤寂的創作,更偏好那些于“惡劣的和風”中所創作出的作品。為什么?因為那每一個文字、每一個音符、每一抹色彩都是出自勇敢之手!而那背后絕對有顆勇敢的心。

  驚世駭俗者往往都來自于那個離經叛道的人群。

  在這個引發良多感慨的春之前,是一個非嚴寒不可的寂寥的祖國北方的冬,它好似在夢境中悄悄地到來,根本不需要狂殺的暮風來引導,只一二雪絨飄過,便掠去了肆虐一季的秋風。這是不是一種“狂放的安靜”呢?不得而知,但我知道,當深圳的人們還在望星星之雪興嘆時,關外的人們早已在嚴寒中度過了半季,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他們堅守了這么多年?東北,又是怎么的一片土地?冬天體無完膚的樹啊,似乎也有著東北人恪守的頑強秉性,每到春剛露出個尖兒的時候便又抹上了一層新綠。此,可敬可畏!

  我出生在一個雪夜,從這么些年來看,那已是長江流域、江淮大地間少見的大雪了,也許是剛出生就被襁褓束縛的緣故,一直以來,都有顆放蕩不羈的心,向往人們口耳相傳的所謂的“自由”。而現在的我卻根本沒有意識到何為真正的自由。就像古人出兵少有無名之師一樣,我往往是借自由之名,行庸人之事。仿佛這樣之后,在眾人眼中便是一個自由主義者,是一個敢于追求真理的人。而事實是一個,缺乏通常意義上的自制力,無法掃清自家門前三分雪的人。噫~何為恥乎?此,不言而喻。

  不可否認,客觀的制度必有缺漏,但一味地反對甚至逃避(很多人談不上逃避,他們脆弱的心還沉醉在自己理想自由主義的謊言之中),在我看來,這都不是智者之為。當然,智慧還需要慢慢尋找。

  在有數個夜里,雖然我數不清了,總在想,春風里,我還是那個愿意逐風的少年么?或許現在是,那么以后呢?我想會有人說,以后肯定不是,因為那是你已經老了,少年已不再。歲月早已逝!但是青春真的是一去不回的嗎?如果是這樣,那么可以一直“不去”嗎?這該是多么可笑的問句!但我確實被提問了,問者,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。青春,往往就是在人們競相都去緬懷青春時逝去的,它自己都沒說要走,你干嘛一味地重復“青春已逝”?這讓我突然想起,在人們一味地去強調創新時,社會卻總是吹來相同味道的風,想想還是童年好,至少空氣中會有多種花香。

  這個時候,最好的也是最容易的,莫不是保持沉默。沉默是一種很好的狀態,它會帶我們去思考很多東西,包括我們自己。就像我現在所做之事一樣。沉默在自己的文字中,這些方正的漢字啊,也因我的想法而匯聚在一起,完成一次或多次,美妙亦或尷尬的,邂逅或碰撞。

  一潭泉,清幾許,一抹斜陽,紅遍九江;

  數點花,跡何尋,繽紛落盡舊人情。

  現在我相信了,我肯定還會是個愿意逐風的少年,不知道為什么,只知道,在風中并著腳步,大聲歌唱的狀態非常吸引我。風云為我伴舞,清風明月間,吐故納新;喜相逢,多想有千杯不倒之脾肺,回到過去,與有肝膽人暢飲三秋!

  在練成那樣的海量之前,我想我必須先回到過去,修吾初服,不忘初心。

  夢里怎知身非客?流水落花......

  駐足江畔,聽雨打扁舟;沙鷗錦鱗,傾遺世芳啾。

  夜,在行筆間更深了,此時,最合時宜的是有淅瀝小雨,我想它們也愿意在春夜里隨風而飄,自由自在的就像現在的失去青春的人們對我們這幫青年的評價一樣,可我在他們的話語中只能感受到那若隱若現的成熟的驕傲。

  我還是個大一的學生,但這個身份即將被剝奪,剝奪它的不是別人而是那群即將步入校園的小伙兒和姑娘們。我想我會喜歡他們,就像喜歡這個春一樣,愿意在其中袒露心扉,說道一二,總能在混扯中感受到一絲傳承的力量!這個時代仿佛正在面臨著一場變革,當然,這是時代主人自覺地前進,這樣的主人是幸運的,稱得上幸運,至少體現在擁有思想上的獨立性和自由性,而一旦思想稍稍系統化,就可付諸實踐,這樣的思想,會一直存在,它們會被每個時代中的少數人保留下來,傳承下去。我相信,理想主義一直都會是這個思想的先行者和最后的理論的支持者。

  風,居住的街,往往會有詩意陪伴,而這千年傳承下來的,深入中國人骨髓的詩意何嘗不是堅守了許許多多代的理想主義!

  楊柳依依,它們常常愿意將影子倒映在湖面上乃至湖底深處,此時,我就想活在那影子中,既可以淺波蕩漾于湖面之上,又可以深潛湖底暗流之處,是何等之自在!我,似乎沒有什么本事,只一點,特會原諒自己,竟沽名釣譽為“儒士”之出世和入世?墒窃僭趺闯鍪肋不是要活在這春天里?這春啊,就像一個嬌羞的姑娘,不像我這么能說會道,但也有強硬的時候,那天我就親耳聽到她對霧霾說:“請不要擋住我的陽光!”

  瞧啊,這才是自由,想呵斥時,便毫不留情!

  未來,一定是屬于一群正知、正念、正能量人的天下。真正的危機不是金融危機,而是道德和信仰危機。還是讓我與智者為伍,與良善者同行,與有肝膽人共事吧。

  我,不就是我么?對,沒錯,時代的英雄們,看清了?那我可要關燈咯。

彩乐网苹果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江西快三下期预测 淘股吧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玩法 吉林快3技巧算法 中原福彩22选5走势图 股票老左在线直播 今天开奖22选5 彩票青海11选五的平台 群赛车人工计划